婦產科有感

醫院如同家庭

始終相信,給予越多,得到越多;學會感恩,才能學會放下。
在刀房裡,我看見一個腐敗的文化。那裡,有著五年級clerk,七年級intern,住院醫師,還有流動護士,刷手護士,實習護士,來自澳門的fellow,像不像一個家庭裡,有著父母,兄姐,弟妹,還有外人。主治在刀房裡毫不避諱的說「貴院管理層如何不好」「譏諷別科用更好的手術器材」「酸言酸語說著別人家主治的付出」「抱怨貴院如何不人性,如何血汗」,他們有的把這段話當幽默笑一笑,有的認同醫師這番話,對於主治這樣的行為我實在笑不出,也實在無法苟同。這位主治,這位房間裡的父親,用這樣的言語去教育下一代,他是否思考過這樣的方式會影響多少稚嫩的心,他正在吹毀這群孩子這個家庭。要吹毀一個家庭很簡單,去吹毀教育他們的家長;亦如同吹毀一間醫院,安插一個可以吹毀他的領導人吧。

可悲的人性

如果每一位主治在教學當中多帶一些感恩與稱讚,少一些抱怨與譏諷,醫院會不會更美好一些?他們從來不知道也不在乎向心力與教育的重要性,他們只在乎自己,這算不算是人性的可悲。更可笑的是不管他們如何不喜歡這份工作,如何不喜歡這間醫院,他們如今擁有的一切一切,名利地位金錢成就,無一不是從中國的一草一木開始的。但願是我的錯覺,他們總讓我感受到:我今日所有的成就,都是靠我自己達成的,與任何人無關。常常在想,如果他們多一份感恩,哪怕是一丁點都好,是不是會讓他們的每天的工作更順利一些,讓自己更快樂一些。也許他們不曾體會放下不悅與不滿,他們不會理解感恩過日子會讓自己多自在。情況亦在實習生工作室發生,他們寧願閒著沒事聊八卦,也不願意為護理師做一些順水人情,不是要你當個爛好人,只是情況允許時,為何只是因為「那不關我的事了,才那一點薪水要我做這麼多」。是什麼樣的教育,讓孩子們不再願意吃一點小虧,一點都不願意。看起來他們所有的付出,都一定要有回報,而聽起來,金錢是能低消他們心中不悅的唯一方法。老師的認同不重要,同事的笑容不重要,病人的情緒亦不重要。為可悲的人性默哀一分鐘。

Mentor

依然很感謝老天的安排,讓我在實習一開始遇見了很棒的一群人,遇見了部長,遇見了柯主任,看見了自己嚮往的樣子,看見了自己學習的目標。欣賞部長這個父親的樣子,欣賞他的思維,欣賞他帶領著一群孩子,教導他們團結,讓孩子們擁有向心力,部長是很棒的領導人;欣賞柯主任相挺部長,我欣賞這份追隨。暫且不管這份義氣是否發自內心,至少他們槍口一致,而非相互廝殺,親愛的,願妳將來做到忠誠於妳的主君。醫院內部有好多事情我們不知道,其實也不需要知道。願妳帶著自己的初心,為病人的笑容多一分努力,為教育多一份付出,或許我們的能力很小很小,影響也很小很小,但是請不要放棄,親愛的,妳一定會遇到一群和妳理念相同的夥伴。倘若沒有遇見他們,妳會是什麼樣子?

飲水思源

或許是耳濡目染,無論是爸爸媽媽告訴我們的飲水要思源,還是獨中老師們的要懂得回饋,我都真心感謝,至少親愛的妳會感謝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人,學會真誠待人,學會熱情並快樂的生活。親愛的,願妳將來都能,不忘初心。

 

——我們都忘了是誰播下了成長最初的種子——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