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醫

門診

清明連假,跟滿主任一個星期,很滿足。只是這一次的柯柯,和最初認識的主任不太一樣,多了一分果斷和霸氣。連續被他的知識閃瞎,原來還有更多更多,好興奮!他總能好好和病人解釋病情,用病人們聽得懂的語言。那天門診,那位Stage IV colon cancer的患者,與太太詢問癌症期別時,主任先是說肝臟的部分有轉移,再解釋整個大腸癌的分期。「所以我的先生是第四期?」他們自己的理解。比起直接告訴,似乎這樣的循序漸進,更容易讓人接受。「原來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哦對了,還有一次啊彰學長沒有把rectovaginal fistula的病人搞清楚,也沒有作好解釋和給出建議,一直到主任過去。Jesus,一整個花痴妹,好帥!充滿智慧的柯柯真的很帥~親愛的,希望妳有一天,成為和他一樣的醫師,連自己都喜歡的醫師。

手術室

手術的時候,主任一如既往速戰速決,快速定位,快速解決。嗯,再一次花痴,好帥!還是完全跟不上主任的速度,一點都跟不上。柯柯一如既往的神,妹我一如既往的挫敗感,這不是跟了半年了嗎?!進步呢?親愛的,慢慢來。
除了主任,連假相處得最多的是耀哥。耀哥雖然嘴上都會碎念,但他其實還是會理性把事情做完做好。雖然耀哥速度比較慢,但他是細心和耐心的。記得一開始到直外耀哥不太教學,但是後來幾次,耀哥都很認真跟我解釋每一個步驟,問我看不看得懂,耐心回答我每一個很小朋友的問題。這些看似愚蠢的問題,都必須要搞懂,否則會一直都不會。耀哥的耐心值得學習,還有他的,責任感。
「靠學妹,我真的以為妳要走我們科,原來不一定,那幹嘛一直跟主任。」上刀時奕彰學長說。跟柯柯,不是為了方便以後要走他們科,跟的是主任的態度。我想,一般人無法理解,他們大概會認為,就是因為要走直外,現在先把關係搞好。跟交朋友一樣,不是因為朋友有任何功用之利,只是很純粹的;學習的路上,就是不斷的學習和成長,尤其喜歡模仿欣賞的老師,學一種感覺
好久沒有長時間待在手術室,第一台連器械的名字都想不起,第二台開始慢慢有前一陣子常上刀的感受。「以後你怕沒機會,做到你怕。」不時就會聽到同學說這句話,真的是這樣的嗎?長大就會了?我想是需要練習的,年復年,細膩度就不同了不是嗎?生活,我也看不懂,就像看不懂的手術一樣。親愛的,別放棄,我們加油!總有一天,妳會稍稍跟上柯主任的步調,我相信妳。

地雷

常常替彥佳學姐捏一把冷汗,她總是肆無忌憚的踩著主任的地雷區,儘管很多時候只是小事,說實在,處處們的地雷區妹也不是很懂。但親愛的,我們就是,儘量別讓別人不開心。彥佳學姐很聰明,但她不太善良,不太體恤別人。她的說話方式,總讓妹提醒自己「別人不舒服的話,少說;別人不喜歡的話,別說。」親愛的,拜託妳,可千萬不要去踩地雷(踮腳尖)。我們好好當柯柯的學妹,乖乖的,善良的,不多話的。

巡山

「妳以後會回馬來西亞嗎?」查房的路上柯柯問。
這問題大概想了200遍,從大一開始。馬來西亞專科醫師的薪水的確吸引人,但是薪水本來就不是自己追求的所有。曾經信誓旦旦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回去,回到家人的身邊,回到那個我喜歡我的家鄉,回到那個語言自然的環境。只是隨著身邊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還有慢慢習慣台灣這片土地,似乎留下,也無不可,想法總隨著時間改變,沒有絕對。只是,還是有些害怕落地生根,害怕台灣的牽掛越多,越回不去;害怕越穩定越安逸,越不敢接受改變。但是仍不忘當初的「隨遇而安」,不給自己設限,接受生活,順應生活。盼,自己能一直看清前方的路,不執著但堅持。似乎,聽到「腸子」和「外科」的疾病,總會多停頓兩秒,是因為比較了解,還是因為喜歡?如果不是柯柯,還會不會想走CRS?還是會吧我想。不知道可不可以,就這樣一直跟著柯柯,一直到許多年以後。

「主任,你覺得我適合走外科嗎?」有一天,小迷妹會問柯柯的~

時間再長一些,和大家的差別就會出現了。親愛的,繼續努力!堅持妳覺得對的事。我們繼續跟著柯柯,所以別太煩人。只是,越相處,越欣賞。柯柯主任的support,是滿滿的力量!一定要這麼帥嗎?太迷,柯毒太深,笑。

柯柯的認同 是力量 💪

柯柯的認同 是力量 💪

——親愛的,柯柯說過考一定要過!——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