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突然來幫忙

夢裡 他還是遠遠的

那是個漫長的夜,那個夢,好長好長⋯
夢裡有同學,有爸爸,有部長,有柯柯。一條很長的走廊上,有好多同學成群結隊,交頭接耳的。柯柯就在那群人裡頭,我一眼就找到他。我還是一個人,走在最後頭。走著走著,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我笑了笑雀步向前自然勾起了爸爸的手,像個孩子一樣。走了好久,我就這樣一直看著他的背影,還是那麼美麗的風景。
夢裡,柯柯到了講堂,跟現實一樣,很多人上前迎接,握手,他從容的上台,還是那樣的帥氣。我找了個角落的位子。
「Joyce,事情開始浮出水面了,我要用我職位的權利,讓大家閉嘴。下星期一有新人的live demo⋯⋯⋯」離開前,部長把我叫著,跟我說了這一番話,夢醒了,輾轉難眠。
⋯⋯⋯⋯⋯⋯⋯⋯
夢裡,我和柯柯沒有任何的交集,他依舊很亮眼的在台上,我依舊是那個小迷妹,在台下欣賞著他的演講。但是,卻強烈感受到他的心事重重。每一個制式化的微笑與回答,都是他交際的手段。部長那一段話又代表著什麼?
我開始分不清楚,是反映內心,還是老天給我的預言。和現實一樣,柯柯還是遠遠的,部長還是霸氣睿智的,爸爸還是陪伴在身邊的,人群裡我還是一個人的。笑,夢裡,我也沒有向前打招呼,終究是害怕口舌的,太想保護這段關係。無論是我視柯柯為學習的偶像,還是柯柯視我為教學的學生,明明都是光明磊落之事,為何落入他們的口中變得如此污穢與骯髒,一群庸俗的人類。只是不甘於這麼優秀的老師,如此被以訛傳訛。
打從一開始決定跟著主任學習,就預期了接下來的流言。如此細心的柯柯,想必願意讓我跟他之時,已有了全盤的打算了吧,呵。我或許,腦袋瓜已被他觀察了一遍,這就是處女座的他們,如此善於觀察,更何況是經歷過這麼多的柯柯。何等榮幸,能被他們視為觀察的對象。「終有一天當你回過頭來看這一切,這些所謂的流言蜚語冷嘲熱諷都只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未來與明天,才是我們所追求的!」親愛的,我們記得柯柯說過的話,就繼續乖乖的,當個認真的學妹,直到妳的能力足以讓俗物閉嘴。
我好喜歡,連夢裡的柯柯都這麼帥氣。「鄭思亮,妳怎麼會崇拜主任到這個地步,誇張,不像妳了。」那個16歲就試著了解我男孩說著。「是啊,不一樣了,稜角都被磨掉了,自信也被磨掉了。」我心裡嘀咕著。

 

被磨掉的稜角

14歲時,女孩喜歡上大她18歲的處女座表姐,很喜歡,那是她初懂在乎的樣子。女孩不斷的踩到阿姐的地雷,為了了解她,女孩開始磨掉自己任性的稜角,試著去了解生氣的她,試著去了解寂寞的她。兩年後,女孩成了阿姐可以暫時寄託心靈的地方,女孩不斷的改變自己,只為了阿姐和女孩在一起時,可以輕鬆自在的。那個水瓶的女孩,就這樣被處女磨了四年,也寵了四年,從童年,到洋溢的18歲,字典裡多了人情世故。女孩一直這麼感謝阿姐的出現,讓她願意學習成長的女人。女孩18歲那年,阿姐被宣判重度憂鬱合併妄想症。「都是因為妳」阿姐的弟弟在電話那頭那樣說。那種難受,女孩至今都記得。也至今都還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曾幾何時,女孩也想要弄明白搞清楚。後來女孩學會了妥協,事實也並非那麼重要。如今,她們比任何親戚都要陌生。
那一年,那個歲數比女孩大一倍多更多的男人出現,聽她說著學校的事,聊著很多道理和價值觀,直到他告了不該告的白。女孩從此和他不再往來。至今說來還是毛毛的,女孩喜歡乾淨的友誼,是神聖不可褻瀆的。女孩被磨掉了任意交談的稜角。
那一年,發生了好多事,還有學校的各種主席,各種場合的司儀,各種比賽,各種考試,家裡各種不愉悅的氣氛,各種排山倒海的壓力。不成功便成仁,女孩逼自己把事情一樣樣完成,所有的情緒都要被擺在一邊。曾經以為,女孩不會有19歲,謝謝輔導過她的心理醫師。有些路,親自走過才會懂。那一年,女孩瞬間長大,原來沒什麼大不了的,總會過去的。活著真好!
但那之後,女孩似乎把自己緊緊的封鎖起來,更獨來獨往了。心回到了家人的身邊,從來沒有放棄過她的家人,是女孩一直把他們往外推。接受了家人的疼愛,幸福就悄悄來敲門,雨過天晴了。
22歲,女孩的生命裡出現了媽咪,一個讓她卸下防備的女人;23歲,出現了很帥氣的柯柯,一個女孩想要嘗試了解和學習的偶像。不再期待長久的關係,只是「珍惜當下」,很認真的珍惜;不再因為一段關係的逝去而措手不及。女孩是一個人,但也擁有全世界。女孩現在,很幸福。有愛她的人,有她愛的人,有期待的未來和人生,有崇拜的偶像。女孩,希望妳一輩子都可以有這種幸福感。

稜角慢慢被磨掉,磨掉女孩不愛的那個自己。在被生活磨得夠久的以後,在懂得寬容、體諒、設身處地的以後,真的會遇到同樣懂得這些道理的人,可以輕輕相處的人。

記憶怎麼突然就來幫忙了,笑。

只要是人,就有矛盾

柯柯:
所以其實當醫師要學會很多事情
要會滿腔熱血懸壺濟世
也要會察言觀色評估病患以及家屬
以自己的專業為基礎後盾,才能幫助別人,也不使自己陷於困境
其實在臨床上一定會遇到許多挫折,雖然學長老師都會安慰這是難免無法避免,可是心裡每次都會有無數的傷害和陰影
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會雜念碎念的要求東要求西
或許有人不苟同,但那就是我的親身體驗,我不希望再次發生在別人身上或是病患身上
今天中午也是遇到同樣問題,87歲大腸癌,EF只有25%,心臟科說手術風險大,術前麻醉醫師評估還可以,卻在手術室門口被擋下,當天的麻醉醫師說風險高可能會在手術台上CPR急救……….家屬傻眼不悅
我術前該檢查的都檢查了,該說的也都說了,果然被我猜到會被擋下來,家屬還是不太諒解
不過至少我不希望發生手術成功病患術後加護病房然後死亡
有人說我太保守,也有人認為不開是正確的
我情願選擇後者,讓家屬覺得我能力不好,也不要病患斷送在我手中
其實這樣的選擇在自己心裡還是有一點點的小雜音,或許不會那麼糟?或許過得了關?可是一但病患真的因為手術後心臟功能不佳或併發症而走了,我可能會更難過
只要是人,就有矛盾

**似乎,得到了多一些些的信任,我雀躍。**

讓我們紅塵作伴  活的瀟瀟灑灑 策馬奔騰  共享人世繁華 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 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