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出小兒科

半年新鮮人

進入臨床半年了,先說結論:老師和團隊,依舊是自己選擇的第一要素。
半年了,很快樂。喜歡學習,喜歡病人,喜歡溝通,喜歡探索,人、事、知識;半年了,依舊因為可以跟柯柯的診而期待而快樂;依舊因為可以跟柯柯的刀而雀躍而興奮;依舊因為柯柯的氣質而喜歡他。猛然發現自己的一個錯誤,遇到了新的老師覺得還不錯,竟是因為:他的某些舉止像柯柯。原則上來說,不太應該這樣,也不太可以這樣,太容易忽略了別人的美好。但是,或許太崇拜這位老師了⋯所以親愛的,忽略他人的美好,也沒關係啦,呵⋯⋯
每一科的結束,都會讓自己重新回想,重新整理,重新沈澱。最近依舊常常問自己,到底要怎麼選科?越走越害怕,似乎每一科都可以,也似乎每一科,都不可以。

 

興趣?能力?老師?前景?

前些時候給爸爸寫了一些問題:爸爸,我這幾天有時間都會想關於選科的事情,有點想不通,想聽聽看爸爸的見解。爸爸,我到底要依據什麼來選科?
(一)興趣?喜歡?大家都說選自己喜歡的,有興趣的科。但是喜不喜歡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的成就。不管選哪一科,將來走了,努力了,小有成就了,醫好的病人越來越多了,自然就喜歡了;現在喜歡的,不努力,將來什麼都不會,病人都醫不好,再喜歡的也不喜歡了,不是嗎?
(二)能力?很多老師會說看自己的能力。傅院長舉例說他的兒子像就不喜歡唸書,內科就是比強大的知識量,比誰看的論文多,如果不喜歡一直念書,喜歡有點實際操作的,手不殘障的,體力吃得消的,就可以考慮走外科。但對我來說似乎都可以,沒有很會唸書,但是不排斥唸書,偶爾也喜歡唸書,走了需要了自然就會努力念了;沒有很靈巧的手,但似乎也不笨拙。外科的主治常常給我很大的鼓勵,告訴我可以走外科,但是對於這一點,我想最後還是會問柯柯主任的意見,大概只有外科老師才能知道一個孩子適不適合走外科(吧),有機會我會問問主任的意見。爸爸說過,跟著主任,很好。
(三)老師?這是我最在乎的。可不可以因為老師選科?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一進去就知道要做什麼的人,需要有個老師帶著我,告訴我重點在哪。而且有人引路,路真的比較好走。
(四)前景?這就真的要問天公伯了。就像種油棕還是椰子,就是一個時機點的問題。當然自己做得好,自然不會沒有飯吃。爸爸我一直都知道,要腳踏實地,不走捷徑,不怕吃苦,這些我都記得,都知道。

親愛的,我好希望妳能做出對的選擇,因為這一選,就是這一輩子了。

 

傅院長:膽大心細是為最佳

剛登出小兒科,傅院長偶爾給的想法,很不錯。
(一)基礎是PE,去各科都要學好PE。
(二)最好的醫學生不是細心的,不是膽大的,是膽大心細的。
(三)把自己升一個階級學習,才能學得更多。
(四)不是死,焉知生?
(五)把定義搞清楚,不好含糊帶過。書不是最重要,但書相對很重要。
常常有意無意在他們的身上找柯柯的影子,偶像意識太強烈。即便「畫龍畫虎難畫骨」,但還是希望自己以這位偶像為目標,慢慢走,好好走。

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感受到任何一位學長姐接病人是因為「想要解決他的病痛」。總覺得學長姐和同學們要嘛是「心不甘情不願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做」,不然就是「沒有為什麼,就是要接胚」,或是「我想從這個病人身上學我想知道的」。大家似乎都忘了他們是病人,不是疾病,大家都忽略了「人」。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用微薄的知識和心意,舒緩他們身和心的病痛,真的。多付出一點點,就是一點點的關懷。將心比心,親愛的,5年後,10年後,20年後回首,希望妳依舊如此。

回歸正題,好幾次以為自己快放棄外科走向小兒科,因為喜歡小朋友,喜歡小兒科的疾病,不至於喜歡小兒科的老師,但是覺得,還不錯。但一如自己分析的心境,覺得他們還不錯,只是因為他們偶爾有柯柯的影子,那為什麼不選擇真正的柯柯呢,不是嗎?半年了,最欣賞的依然是部長,最崇拜最喜歡的依然是柯柯,最動心的依然是他們的團隊。只是親愛的,如果到妳選科的時候,他們都不在了,妳要怎麼辦?我會很想哭。但是,生活始終要面對,選任何一個科,走出Joyce的路。

——待續「我的瑜珈人生,瑜珈哲學」——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