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8

低迷

「就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吧」
記得2003年第一次看瑞恩演戲,看到鏡頭前的她和NG片段的她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一個活潑,一個冷漠。比起多話的,更偏好於默默把事情做好的人。今年紅星大獎Rebecca Lim是最佳女主角,上台時,看不見她的喜悅,「我還在摸索表演方式,謝謝評審的給我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她帶著不好意思的表情,因為她知道她不是被期待的女主角。「一開始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演戲,但是當我認真思考演戲對我的意義時,應該就是和觀眾的共鳴,就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吧。」這是瑞恩2007年的得獎感言。10年後,她成了超級紅星,是眾望所歸的,十多年過去了,她成了新馬電視台人人認同和肯定的阿姐。妳的努力一開始或許會被質疑,質疑妳就是要站到最高的位子,獲得最多的目光。但或許,抱有這些想法的,走得不比那些為本質努力的人遠吧。Rebecca不是天生好手,只是她的努力和進步,總有一天會被看到的。欣賞她們不屈服,努力不懈的個性。再五年,Rebecca就會得到多數觀眾的認同吧,我猜。

到底為什麼難過?
很久以前,懷疑過自己是不是沒心沒肺。當別人看到某部電影某部連續劇時可以感動得哭紅雙眼,我卻無動於衷,並淡淡的吐槽一句「不就演戲嗎?」但是,什麼時候開始,開始會因為一部戲哭泣,因為了解劇中人物的個性;開始會看一部電影哭;再來聽著一首歌;聽人說一句話。似乎,因為他們的故事,和你經歷的事,有了共鳴,妳想起了妳一整個過去。最近幾乎每天都在中正公園瞎晃40分鐘,戴著耳機,看著地板,隔絕身邊所有的聲音,避開和人的眼神接觸,就是一個人。今天,低著頭,眼淚不停不停落下,實在搞不清楚,但就是偶爾有這樣的時候。大概是自己做了不再執著的決定吧,流下的淚,紀念妳所有的「不捨」,紀念它的值得。本就是個多愁善感的孩子,不可能成為樂天派。觀念裡,冷漠是留給不熟悉和不喜歡的人,所以你的冷漠是不是意味著我的不討喜?「不要想太多」再一次對自己說。最近的自己實在沒有力氣再主動做些什麼,先這樣吧,順其自然。親愛的,很多事情我們需要自己消化,不要麻煩別人。

「多於」感
是的親愛的,最近的妳沒辦法給自己更多的正能量,可以被接受,但希望親愛的妳趕快度過這樣的低氣壓。過去的幾個月,需要陽光時總會回去跟柯柯。只是這幾次,「多於感」這麼強烈。好像不管做什麼,問什麼,說什麼,寫什麼,都是多餘的,連自己的存在都是多餘的。「通常最能傷害你的,是和你走得最近的人。」是的。或許所有的感受都是多餘的,但可不可以允許這樣的自己,只是,答應自己,要很快的痊癒。先療傷一陣子吧,像受傷的貓咪一樣。親愛的,總會過去的,真的!

「能維持多久?」
「媽咪,我不知道這段關係能維持多久,所以它在的時候,我會很好的珍惜。」媽咪曾經說過,她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說這句話。曾經以為和阿姐會一直都那麼要好,但世事總變幻莫測,不知道什麼時候走著走著就散了。知道自己個性不討喜,所以遇到願意接受和照顧自己的人會特別花心思。被柯柯照顧來到第八個月,常提醒自己說「主任在臨床會遇到更多優秀的同學,不要期待妳是特別的」。隨時準備任何一段友情的逝去,不如此建設,真的發生時,大概可以想像那樣的疼痛感,連morphine都無法抑制的疼痛(吧),沒有把握可以承受那樣的重量。最在乎的,才能傷害你,最深,最深。想逃的時候,留不住;想躲的時候,找不著。親愛的,恬然,平常心,釋懷。

親愛的,我知道最近的妳很累,但是一定要好好準備國考,事不過三,國考倒數84天。不能再讓爸爸媽媽失望,不能再讓大家擔心了唷,妳加油!!!

《追夢赤子心》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
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
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也许我没有天分 但我有梦的天真**
我将会去证明用我的一生
也许我手比脚笨 但我愿不停探寻
付出所有的青春不留遗憾

**向前跑 迎著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有一天会再发芽

未来迷人绚烂总在向我召唤
哪怕只有痛苦作伴也要勇往直前
我想在那里最蓝的大海扬帆
绝不管自己能不能回还

失败后郁郁寡欢 那是懦夫的表现
只要一息尚存请紧握双拳
在天色破晓之前 我们要更加勇敢
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向前跑 迎著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魔法柯柯

柯柯門診

清明連假,幾乎跟滿主任一個星期,很滿足。只是這一次的柯柯,和最初認識的主任不太一樣,多了一分果斷和霸氣。連續幾次,被他的知識驚訝,原來還有更多更多,我好興奮!主任總能好好和病人解釋病情,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記得那天門診,有一位Stage IV colon cancer的病人,當他和太太問癌症期別時,柯柯沒有馬上說第四期,而是先和他們說肝臟的部分有轉移,再解釋整個大腸癌的分期。「所以我的先生是第四期?」聽完之後太太問。似乎比起直接告訴患者和家人是第四期再解釋,這樣循序漸進的方式,讓人比較可以接受。「對齁,可以這樣。」(燈泡)還有一次,奕彰學長沒有把rectovaginal fistula病人的疾病搞清楚,也沒有好好解釋並給病人建議,一直到主任去解釋的時候,哦天,一整個花痴妹,也太帥!充滿智慧的柯柯真的很帥~親愛的,希望妳總有一天,成為和他一樣的醫師,連自己都喜歡的醫師。

 

手術室小插曲

手術的時候,主任一如既往速戰速決,快速定位,快速處理,快速解決。嗯,再一次,也太帥!還是完全跟不上主任的速度,一點都跟不上。柯柯一如既往的神,妹我一如既往的挫敗感,這不是跟了半年了嗎?!進步呢?親愛的,慢慢來。
除了主任,連假相處得最多的是耀哥。耀哥雖然嘴上都會碎念,但他其實還是會理性把事情做完做好。雖然耀哥速度比較慢,但他是細心和耐心的處理患者的。記得一開始到直外耀哥不太教學,但是後來幾次,耀哥都很認真跟我解釋每一個步驟,問我看不看得懂,耐心回答我每一個很小朋友的問題。這些看似愚蠢的問題,都必須要搞懂,否則會一直都不會。耀哥的耐心值得學習,還有他的,責任感。
「靠學妹,我真的以為妳要走我們科,原來不一定,那幹嘛一直跟主任。」上刀時奕彰學長說。跟柯柯,不是為了方便以後要走他們科,跟的是主任的態度。我想,一般人無法理解,他們大概會認為,就是因為要走直外,現在先把關係搞好或是要提早接觸這一塊。跟交朋友一樣,不是因為朋友有任何功用所以成為朋友,而是很單純的;學習的路上,就是不斷的學習和成長,尤其喜歡模仿欣賞的老師,學一種感覺。話說,如果我是患者,我不會想讓奕彰學長動刀,呵。
好久沒有長時間待在手術室,第一台刀幾乎連器械的名字都想不起,第二台開始慢慢有前一陣子常上刀的手感。「以後你怕沒機會,做到你怕。」不時就會聽到同學說這句話,真的是這樣的嗎?成長的過程中,很多事情不是長大就會了,而是不斷的學習和訓練自己。就像家務人人都會,但是做了十年之後,每個人做起家務的細膩度就不同了,不是嗎?親愛的,我們慢慢看下去吧。生活,我也看不懂,就像看不懂的手術一樣。親愛的,別放棄,我們加油!總有一天,妳可以稍稍跟上柯柯的步調,我相信。

 

地雷區

禮拜五的大腸鏡,常常替彥佳學姐捏一把冷汗,覺得她總是肆無忌憚的踩柯柯的地雷區,儘管很多時候只是小事,其實他們的地雷區我也不是很懂,但親愛的,我們就是,儘量別讓別人不開心。彥佳學姐很聰明,但她不太善良,不太體恤別人,太自我了。看到彥佳學姐說話的方式,總會提醒自己「別人不舒服的話,少說;別人不喜歡的話,別說。」親愛的,拜託妳,可千萬不要去踩地雷(躡手躡腳)。我們好好當柯柯的學妹,乖乖的,善良的,不多話的。

柯柯巡山查房

「妳以後會回馬來西亞嗎?」查房的路上柯柯問。
這問題大概想了200遍,從大一開始。馬來西亞專科醫師的薪水的確吸引人,但是薪水本來就不是自己追求的所有。曾經信誓旦旦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回去,回到家人的身邊,回到那個我喜歡我的家鄉,回到那個語言自然的環境。只是隨著身邊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還有慢慢習慣台灣這片土地,似乎留下,也無不可,想法總隨著時間改變,沒有絕對。只是,還是有些害怕落地生根,害怕台灣的牽掛越多,越回不去;害怕越穩定越安逸,越不敢接受改變。但是仍不忘當初的「隨遇而安」,不給自己設限,接受生活,順應生活。盼,自己能一直看清前方的路,不執著,但堅持。似乎,聽到「腸子」和「外科」的疾病,總會多停頓兩秒,是因為比較了解,還是因為喜歡,呵,也搞不清楚。不知道可不可以,就這樣一直跟著柯柯,一直到很多年以後。

~「主任,你覺得我適合走外科嗎?」有一天,小迷妹會問柯柯的~

時間再長一些,和大家的差別就會出現了。親愛的,繼續努力!堅持妳覺得對的事。我們繼續跟著柯柯,所以別太煩人。只是,越相處,越欣賞,怎麼辦?柯柯主任的support,是滿滿的力量!那個⋯⋯一定要這麼帥嗎?讓人太迷,柯毒太深,笑。

柯柯的認同 是力量 💪

柯柯的認同 是力量 💪

——親愛的,柯柯說過考一定要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