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8

記憶突然來幫忙

夢裡 他還是遠遠的

那是個漫長的夜,那個夢,好長好長⋯
夢裡有同學,有爸爸,有部長,有柯柯。一條很長的走廊上,有好多同學成群結隊,交頭接耳的。柯柯就在那群人裡頭,我一眼就找到他。我還是一個人,走在最後頭。走著走著,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我笑了笑雀步向前自然勾起了爸爸的手,像個孩子一樣。走了好久,我就這樣一直看著他的背影,還是那麼美麗的風景。
夢裡,柯柯到了講堂,跟現實一樣,很多人上前迎接,握手,他從容的上台,還是那樣的帥氣。我找了個角落的位子。
「Joyce,事情開始浮出水面了,我要用我職位的權利,讓大家閉嘴。下星期一有新人的live demo⋯⋯⋯」離開前,部長把我叫著,跟我說了這一番話,夢醒了,輾轉難眠。
⋯⋯⋯⋯⋯⋯⋯⋯
夢裡,我和柯柯沒有任何的交集,他依舊很亮眼的在台上,我依舊是那個小迷妹,在台下欣賞著他的演講。但是,卻強烈感受到他的心事重重。每一個制式化的微笑與回答,都是他交際的手段。部長那一段話又代表著什麼?
我開始分不清楚,是反映內心,還是老天給我的預言。和現實一樣,柯柯還是遠遠的,部長還是霸氣睿智的,爸爸還是陪伴在身邊的,人群裡我還是一個人的。笑,夢裡,我也沒有向前打招呼,終究是害怕口舌的,太想保護這段關係。無論是我視柯柯為學習的偶像,還是柯柯視我為教學的學生,明明都是光明磊落之事,為何落入他們的口中變得如此污穢與骯髒,一群庸俗的人類。只是不甘於這麼優秀的老師,如此被以訛傳訛。
打從一開始決定跟著主任學習,就預期了接下來的流言。如此細心的柯柯,想必願意讓我跟他之時,已有了全盤的打算了吧,呵。我或許,腦袋瓜已被他觀察了一遍,這就是處女座的他們,如此善於觀察,更何況是經歷過這麼多的柯柯。何等榮幸,能被他們視為觀察的對象。「終有一天當你回過頭來看這一切,這些所謂的流言蜚語冷嘲熱諷都只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未來與明天,才是我們所追求的!」親愛的,我們記得柯柯說過的話,就繼續乖乖的,當個認真的學妹,直到妳的能力足以讓俗物閉嘴。
我好喜歡,連夢裡的柯柯都這麼帥氣。「鄭思亮,妳怎麼會崇拜主任到這個地步,誇張,不像妳了。」那個16歲就試著了解我男孩說著。「是啊,不一樣了,稜角都被磨掉了,自信也被磨掉了。」我心裡嘀咕著。

 

被磨掉的稜角

14歲時,女孩喜歡上大她18歲的處女座表姐,很喜歡,那是她初懂在乎的樣子。女孩不斷的踩到阿姐的地雷,為了了解她,女孩開始磨掉自己任性的稜角,試著去了解生氣的她,試著去了解寂寞的她。兩年後,女孩成了阿姐可以暫時寄託心靈的地方,女孩不斷的改變自己,只為了阿姐和女孩在一起時,可以輕鬆自在的。那個水瓶的女孩,就這樣被處女磨了四年,也寵了四年,從童年,到洋溢的18歲,字典裡多了人情世故。女孩一直這麼感謝阿姐的出現,讓她願意學習成長的女人。女孩18歲那年,阿姐被宣判重度憂鬱合併妄想症。「都是因為妳」阿姐的弟弟在電話那頭那樣說。那種難受,女孩至今都記得。也至今都還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曾幾何時,女孩也想要弄明白搞清楚。後來女孩學會了妥協,事實也並非那麼重要。如今,她們比任何親戚都要陌生。
那一年,那個歲數比女孩大一倍多更多的男人出現,聽她說著學校的事,聊著很多道理和價值觀,直到他告了不該告的白。女孩從此和他不再往來。至今說來還是毛毛的,女孩喜歡乾淨的友誼,是神聖不可褻瀆的。女孩被磨掉了任意交談的稜角。
那一年,發生了好多事,還有學校的各種主席,各種場合的司儀,各種比賽,各種考試,家裡各種不愉悅的氣氛,各種排山倒海的壓力。不成功便成仁,女孩逼自己把事情一樣樣完成,所有的情緒都要被擺在一邊。曾經以為,女孩不會有19歲,謝謝輔導過她的心理醫師。有些路,親自走過才會懂。那一年,女孩瞬間長大,原來沒什麼大不了的,總會過去的。活著真好!
但那之後,女孩似乎把自己緊緊的封鎖起來,更獨來獨往了。心回到了家人的身邊,從來沒有放棄過她的家人,是女孩一直把他們往外推。接受了家人的疼愛,幸福就悄悄來敲門,雨過天晴了。
22歲,女孩的生命裡出現了媽咪,一個讓她卸下防備的女人;23歲,出現了很帥氣的柯柯,一個女孩想要嘗試了解和學習的偶像。不再期待長久的關係,只是「珍惜當下」,很認真的珍惜;不再因為一段關係的逝去而措手不及。女孩是一個人,但也擁有全世界。女孩現在,很幸福。有愛她的人,有她愛的人,有期待的未來和人生,有崇拜的偶像。女孩,希望妳一輩子都可以有這種幸福感。

稜角慢慢被磨掉,磨掉女孩不愛的那個自己。在被生活磨得夠久的以後,在懂得寬容、體諒、設身處地的以後,真的會遇到同樣懂得這些道理的人,可以輕輕相處的人。

記憶怎麼突然就來幫忙了,笑。

只要是人,就有矛盾

柯柯:
所以其實當醫師要學會很多事情
要會滿腔熱血懸壺濟世
也要會察言觀色評估病患以及家屬
以自己的專業為基礎後盾,才能幫助別人,也不使自己陷於困境
其實在臨床上一定會遇到許多挫折,雖然學長老師都會安慰這是難免無法避免,可是心裡每次都會有無數的傷害和陰影
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會雜念碎念的要求東要求西
或許有人不苟同,但那就是我的親身體驗,我不希望再次發生在別人身上或是病患身上
今天中午也是遇到同樣問題,87歲大腸癌,EF只有25%,心臟科說手術風險大,術前麻醉醫師評估還可以,卻在手術室門口被擋下,當天的麻醉醫師說風險高可能會在手術台上CPR急救……….家屬傻眼不悅
我術前該檢查的都檢查了,該說的也都說了,果然被我猜到會被擋下來,家屬還是不太諒解
不過至少我不希望發生手術成功病患術後加護病房然後死亡
有人說我太保守,也有人認為不開是正確的
我情願選擇後者,讓家屬覺得我能力不好,也不要病患斷送在我手中
其實這樣的選擇在自己心裡還是有一點點的小雜音,或許不會那麼糟?或許過得了關?可是一但病患真的因為手術後心臟功能不佳或併發症而走了,我可能會更難過
只要是人,就有矛盾

**似乎,得到了多一些些的信任,我雀躍。**

讓我們紅塵作伴  活的瀟瀟灑灑 策馬奔騰  共享人世繁華 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 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

想要成為,你心目中的樣子。

這個星期,一個人上下班,一個人跟著老師,一個人跟著學姐,一個人到圖書館唸書,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運動,一個人在公園裡散步,一個人想著好多的事。

 

Dr. Golfoma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google了Dr Golfoma,是部長Instagram的名字,真的有blog!只是都沒有好好經營,呵。大概了解部長的背景,出生在很好的家庭,有位教育他的爸爸,有不努力的時候,有因為自己的不努力被別人看扁的時候,有機緣巧合遇貴人的時候,有努力向上成功的時候。第一次看到部長,是直外晨會,剛好坐在他的旁邊,被他洪量的聲音震撼。第一週因為柯柯出國,所以先跟了郁純,禮拜三跟了部長的門診,對病患各種態度,大聲的,耐心的,兇的,柔的,概括的,細心的,和病人找到相同頻率,進行溝通。在ICRSF live demo 的時候,看到部長臨危不亂應對現場,看到部長維護他的團隊,看到部長檢討他的團隊,那時候開始,便打從心底欣賞部長,還有後來外科晨會部長提問的時候,總會覺得:部長怎麼都可以馬上get to the point?還有手術的時候,覺得每一次部長都會有新的嘗試,或許是一點點,一點點的小改變,用他的知識背景,去嘗試新的東西。部長一直,都給自己一個機會。那是我嚮往的樣子,只是看起來遙不可及的。部長常常大發雷霆,生氣是他溝通的一種方式,透過生氣讓別人知道他在不爽某件事,並沒有無理取鬧,可以理解他的脾氣,也不害怕他的脾氣。相對於柯柯生氣不說話,我更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能小心翼翼的,靜靜的待在身邊。印象中,只發生了這麼一次,在手術中。柯柯的心思過於縝密,不容易看得明白。部長在他的blog提到了MacArthur的禱告 “Build me a son, O Lord, who will be strong enough to know when he is weak and brave enough to face himself when he is afraid; one who will be proud and unbending in honest defeat, and humble and gentle in victory.” 也是爸爸對妹妹我的要求,要夠堅強,足夠認識自己的軟弱;要夠勇敢,足以面對畏懼,勝不驕,敗不餒。
部長他育人,育才,傳承。啊諒部長,真的好優秀!

 

想要成為我想要成為的,他們心目中的樣子

爸爸不喜歡懦弱,喜歡聰明的孩子;爸爸不喜歡抱怨,喜歡兵來將擋的孩子;爸爸不喜歡可憐兮兮,喜歡堅強的孩子;爸爸不喜歡眼淚,喜歡會笑的孩子。所以一直這麼努力,讓自己天氣熱不開電風扇,天氣冷不蓋厚被子;能忍耐飢餓,能多吃多喝;讓自己用最少的錢過生活;讓自己嘗試各種工作;讓自己委屈卻不哭泣。似乎在幾年前得到了爸爸的認可,告訴我不需要這麼辛苦。我知道,那時候開始,不管面對任何事情,我就是爸爸心目中的那個樣子,有智慧的,好脾氣的,勇敢的,堅強的。
第一次和柯柯碰面,他說:學妹妳很特別;他說:我絕對認同妳的學習態度。天啊,好像想通了什麼。原來只是想要得到柯柯的認可,想要不管發生任何事,我就是柯柯心目中的那個樣子,特別的。嗯,就為了這,再努力一次!不知道如何可以做得更好,但有三件事一直謹記在心:不要有任何期待的去嘗試;不要求任何回報去努力;不要有任何情緒去反思想要和部長和柯柯一樣,抱持虛心受教的心態,他們便是方向。
生活有點累,但是馬桶還是要刷,衣服還是要燙,桌子一樣要整理,媽媽的情緒一樣要照顧,唯一無能為力的是,室友的低氣壓,我不想去回升,這是她必須面對的事,必須走過的路,沒有一份工作是不辛苦的,想要繼續前行,唯有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一直走下去。「不要管自己怎麼陷入負面的情緒,重要的是,要怎麼走出來。」

親愛的,不需要追著別人的影子,記得最初的心,記得自己的要的是什麼,不氣餒,不自怨自艾,踏踏實實的,做永遠的老么,快樂自在的:)

願生活 沒有那麼多的不遂人願 ❤️

願生活 沒有那麼多的不遂人願 ❤

登出小兒科

半年新鮮人

進入臨床半年了,先說結論:老師和團隊,依舊是自己選擇的第一要素。
半年了,很快樂。喜歡學習,喜歡病人,喜歡溝通,喜歡探索,人、事、知識;半年了,依舊因為可以跟柯柯的診而期待而快樂;依舊因為可以跟柯柯的刀而雀躍而興奮;依舊因為柯柯的氣質而喜歡他。猛然發現自己的一個錯誤,遇到了新的老師覺得還不錯,竟是因為:他的某些舉止像柯柯。原則上來說,不太應該這樣,也不太可以這樣,太容易忽略了別人的美好。但是,或許太崇拜這位老師了⋯所以親愛的,忽略他人的美好,也沒關係啦,呵⋯⋯
每一科的結束,都會讓自己重新回想,重新整理,重新沈澱。最近依舊常常問自己,到底要怎麼選科?越走越害怕,似乎每一科都可以,也似乎每一科,都不可以。

 

興趣?能力?老師?前景?

前些時候給爸爸寫了一些問題:爸爸,我這幾天有時間都會想關於選科的事情,有點想不通,想聽聽看爸爸的見解。爸爸,我到底要依據什麼來選科?
(一)興趣?喜歡?大家都說選自己喜歡的,有興趣的科。但是喜不喜歡很多時候是因為自己的成就。不管選哪一科,將來走了,努力了,小有成就了,醫好的病人越來越多了,自然就喜歡了;現在喜歡的,不努力,將來什麼都不會,病人都醫不好,再喜歡的也不喜歡了,不是嗎?
(二)能力?很多老師會說看自己的能力。傅院長舉例說他的兒子像就不喜歡唸書,內科就是比強大的知識量,比誰看的論文多,如果不喜歡一直念書,喜歡有點實際操作的,手不殘障的,體力吃得消的,就可以考慮走外科。但對我來說似乎都可以,沒有很會唸書,但是不排斥唸書,偶爾也喜歡唸書,走了需要了自然就會努力念了;沒有很靈巧的手,但似乎也不笨拙。外科的主治常常給我很大的鼓勵,告訴我可以走外科,但是對於這一點,我想最後還是會問柯柯主任的意見,大概只有外科老師才能知道一個孩子適不適合走外科(吧),有機會我會問問主任的意見。爸爸說過,跟著主任,很好。
(三)老師?這是我最在乎的。可不可以因為老師選科?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一進去就知道要做什麼的人,需要有個老師帶著我,告訴我重點在哪。而且有人引路,路真的比較好走。
(四)前景?這就真的要問天公伯了。就像種油棕還是椰子,就是一個時機點的問題。當然自己做得好,自然不會沒有飯吃。爸爸我一直都知道,要腳踏實地,不走捷徑,不怕吃苦,這些我都記得,都知道。

親愛的,我好希望妳能做出對的選擇,因為這一選,就是這一輩子了。

 

傅院長:膽大心細是為最佳

剛登出小兒科,傅院長偶爾給的想法,很不錯。
(一)基礎是PE,去各科都要學好PE。
(二)最好的醫學生不是細心的,不是膽大的,是膽大心細的。
(三)把自己升一個階級學習,才能學得更多。
(四)不是死,焉知生?
(五)把定義搞清楚,不好含糊帶過。書不是最重要,但書相對很重要。
常常有意無意在他們的身上找柯柯的影子,偶像意識太強烈。即便「畫龍畫虎難畫骨」,但還是希望自己以這位偶像為目標,慢慢走,好好走。

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感受到任何一位學長姐接病人是因為「想要解決他的病痛」。總覺得學長姐和同學們要嘛是「心不甘情不願因為這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做」,不然就是「沒有為什麼,就是要接胚」,或是「我想從這個病人身上學我想知道的」。大家似乎都忘了他們是病人,不是疾病,大家都忽略了「人」。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用微薄的知識和心意,舒緩他們身和心的病痛,真的。多付出一點點,就是一點點的關懷。將心比心,親愛的,5年後,10年後,20年後回首,希望妳依舊如此。

回歸正題,好幾次以為自己快放棄外科走向小兒科,因為喜歡小朋友,喜歡小兒科的疾病,不至於喜歡小兒科的老師,但是覺得,還不錯。但一如自己分析的心境,覺得他們還不錯,只是因為他們偶爾有柯柯的影子,那為什麼不選擇真正的柯柯呢,不是嗎?半年了,最欣賞的依然是部長,最崇拜最喜歡的依然是柯柯,最動心的依然是他們的團隊。只是親愛的,如果到妳選科的時候,他們都不在了,妳要怎麼辦?我會很想哭。但是,生活始終要面對,選任何一個科,走出Joyce的路。

——待續「我的瑜珈人生,瑜珈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