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人 總有低落的時候

不一樣,錯了嗎?

  這場漂泊的旅程裡,每一次的相遇都如此美麗 。但有時人多了,心就煩了。曾經在書裡看過這樣一句話:只有當自己處於一個最好的姿態,才會有一個更好的人來愛妳。身邊有好多愛我的人,聽我說故事,照顧我的心情。偶爾,會因為他們的真誠而感動,但偶爾,也會因為他們的誠實而難過。心,最簡單,亦最難。

  最近很多的閒言閒語傳到自己的耳裡,理性層面,會告訴自己不需要去理會太多,做覺得對的事情,相信自己的判斷,但究竟什麼才是「對的」?這會不會只是自己的藉口?多愁善感的自己,還是難免受到波動,還是為這件事情不開心了一下。

  回想起國二的時候,因為擔心同學覺得我和老師們太好,所以和他們一起討厭老師。但這叫「違心」,明明只是因為我懂老師們的出發點和理解他們用意,所以和他們能有所交談,卻被同學說成「只會巴結老師」;明明只是覺得主任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想要好好和他學習;明明只是好好跟完主治的門診主治的刀,卻被說成「只會和主治們好,很為自己」。我不懂,和老師們好一些,和主治們熟一些,和不同階層的人多接觸一些,錯了嗎?我想,大家都喜歡和懂自己的人相處,因為舒服,不是嗎?但是親愛的,請妳在社會,找到一個平衡點,即便庸俗,即使敷衍。

  親愛的自己,回想中學六年那一段路,儘管不一樣,不也走過來了。雖然,偶爾會感受到一點點的落寞,再加上一點點的孤單,但是妳後悔了嗎?並沒有。遭受同材間的不喜愛,流言蜚語,諸多輿論,還有莫名其妙給妳貼上的標籤,數也數不清,但是然後呢?嘴是他們的,心是他們的,真的無力改變些什麼。只能慶幸,身邊那些還愛我的人,儘管我不美好,僅管我有一百個數得出來的缺點,親愛的,我也好喜歡好愛你們;也感謝那些即便我已經費盡心思,全心全意,依舊不滿意的,能讓我看得更清。親愛的,給自己一片天空,無論風雨,勇敢的、靜靜的飛翔。

  偶爾,找人聊個天,卻讓自己更難過,似乎在他們的眼裡,自己真的如此的不美好,然後趁著這個機會告訴妳。其實他們都好,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如此難受,或許那時候的自己只需要一份傾聽。但是親愛的,不要讓身邊的人這麼累。真的好想和他們說聲抱歉,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麼煩人。總有起風的清晨,總有絢爛的黃昏,給自己一份灑脫,親愛的,生活,沒什麼大不了的。

  生命中一下湧入太多在乎的人,我的能量似乎不足以應對他們了。太容易因為他們的話有所起伏,太容易因為思考他們的事情,把自己搞得浮浮沈沈。真的不要輕易走進另一個人的秘密,除非你們有力量分擔彼此的命運。喧囂塵世,誰無煩惱?親愛的,願妳張弛有度,願妳能一笑而過。

  每一次的失敗都是一次嘗試,一種成長,不用自卑;每一次的成功都是一種幸運,不用自傲。親愛的自己,請妳好好加油,總會過去的!願妳,對生活依然熱情。

——人生就是在不斷的學習中度過和成長——

用柯帥的話,給自己加油打氣❤️

用柯帥的話,給自己加油打氣❤️

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親愛的,妳忘了,妳從來都是一個人。妳知道,只有妳能接受自己。妳知道,必須自己分享所有的苦與樂。妳知道,妳的人生,是自己的。

  妳忘了不能毫無保留,妳忘了妳還不到肆無忌憚的年齡,妳忘了好多妳對自己的承諾。忘了自己要夠堅韌,一年一年人生就這麼過去了,沒有這麼難過。

  過客來匆匆,去也匆匆,一切的一切如浮雲般短暫。將回憶保留在心裡,讓自己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想起從前告訴自己:沒有人需要懂妳,沒有人願意接受妳的一切。

  耳邊響起的音樂,怎麼覺得有些難受有些痛。

  足夠幸福了,讓自己放肆了這麼久;足夠美麗了,讓自己開心了這麼久;足夠了,花開花謝呀。每一段經歷,都是成長,親愛的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

  妳,夠勇敢,夠堅強……

習慣沉默,讓心傾聽;習慣回眸,讓心領悟;習慣微笑,讓心從容。

習慣沉默,讓心傾聽;習慣回眸,讓心領悟。

暴走

  玩了接近一個月,感謝家人一直在那,感謝家人對我各種支持,各種鼓勵;感謝媽咪一直在身邊。

  最近一直努力驅趕負能量,明明生活就沒什麼事情值得煩惱的,但是每天總有罵不完的自己,好像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沒有做好身為學生需要努力念書;沒有做好身為實習醫生需要把課先預習;沒有做好身為女兒不讓父母操心;沒有做好身為室友需要好好溝通;沒有做好朋友的身分;沒有做好身為家教老師,把課教好,把人教好。生活中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和自己格格不入,自己好像屬於這一塊,卻不屬於這一塊。想要逃避,所有所有⋯⋯此時此刻,我想要當懦夫,可以是沒有本事的小孩,拒絕本事!

  明明這麼討厭不努力的自己,卻不更努力;明明討厭什麼都不會的自己,卻不更認真;明明討厭無病呻吟的自己,卻還是打了這篇文章,卻還是和媽咪說了很多負面的話;明明想讓自己趕快振作起來,卻越往下沉。
哦,老天!我到底怎麼了?
………………………………..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課直接離開,很不負責任,很任性。眼淚緩緩落下,我沒辦法告訴自己不難過。一直都知道,沒有誰的教法是最好的,只有適合的,因此不斷地改變自己的教學方式;我一直都知道,每個人頓悟的點都不同,因此可以不厭其煩地一再重複;我知道自己很多的不足,因此任何事情都一直努力著。但是最令人難過的,是這個孩子的態度。她除了是我的學生,也是妹妹,像家人一樣的妹妹。從前從來沒有提過的問題,在這麼激烈的情況下讓我知道,我也很無奈。不管現在和她說什麼,她會有她的理由,她不會聽,也聽不進,所以現在最好的方式是退下來,什麼也不做。

  我仍然相信,有一天妹妹都會懂。明白只有家人才會無怨無悔待在身邊,明白必須長大,明白必須承擔。每個人都只是過客,我還是好感謝,參與了她的青春,讓她有一段,這麼與眾不同的回憶。願她,舞動青春!

  我仍然相信,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原因,就繼續期待,接下來的故事。

  Joyce,加油!

親愛的自己 請妳學會釋懷

  牽掛的人越多,惦念的人越多,心越無法灑脫。這個生日,其實我很難過,我根本不在意多少人給我祝福,只是預期中會給我祝福的人始終沒有出現。在意的是背後那層意義,自己真的不被記得。

  就是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想要大家對我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不喜歡會為了誰的話而傷心的自己,也不喜歡會為了誰做了哪些事而難過的自己,想要一個灑脫,不煩人,不依賴人,心靈獨立,思想健康的自己。

  今天,我允許自己悲傷。我不想承認心還是因為阿姐的態度而有所浮動,但是我必須承認。我要正視這件事,并不斷提醒自己,這個人不值得自己再用心!想讓自己心死,就必須讓讓它一次又一次感到難過。曾經這麼熟悉的人,如今竟成了這個樣子。初二結束後終於跟阿姐說了這些話:

「親愛的姐,有些話我想我跟妳說了,自己會比較舒服。

  在我的認知裡,我一直覺得我和妳很好,但事實真的是這樣的嗎?這幾個月,只要媽媽或姐姐提起妳的事情,我都儘可能避開,我告訴他們關於妳的事情,我不想聽,不想看,不想講,也不想知道,我想這叫眼不見為淨。其實從旁人口中得到妳的消息,很不好受,因為我覺得我應該是從妳那裏知道妳的消息,而不是別人。我知道之前的自己過於在乎妳,所以儘管自己多努力,聽到妳的事情時,情緒還是會有所波動。

  我最親愛的姐,妳知道我多愛妳,但是這份愛對我來說太沈重了,我以為我可以處理好自己的情緒,但是對於妳,我似乎無法。我很感謝過去妳教會我很多的事情,給我很多的疼愛,真的,把我像妹妹一樣疼愛。或許我這份在乎對妳來說也是一種壓力,親愛的姐,接下來我會學會釋懷,理想的狀況是聽到關於妳的一起我都可以平常對待,但是目前的我還無法做到,所以我還是選擇不去聽,不去看,不去說關於妳的事情,直到有天我夠大了,懂得把用心和在乎分開了⋯姐,新年快樂!祝妳健康,快樂,闔家平安。」

  的確,說了之後自己舒坦了。貓貓受傷之後,他們會消失幾天自我療傷,痊癒後出現又是活蹦亂跳的,其實人也一樣。Joyce,妳總是有很多的情緒,請好好消化,我相信妳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所以思想管理很重要,想要怎樣的自己,就往哪個方向努力。不想要依賴,那就學習獨立;不想要欺騙自己,那就學會誠實,對自己,沒什麼值得隱瞞的,該承認的就承認。我不知道自己還要多久才會在聽到姐的事情時可以心如止水,如果目前的自己無法做到,那現在就不去理會她的任何事情,直到有天自己長大了,直到時間決定了一切……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太多真的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掉的習慣。覺得自己這樣的個性,會讓身邊的朋友很累,不想要成為她,卻默默成為了她,我害怕……鄭思亮!不要讓身邊的人這麼累!

  姐姐總是說我,不管別人怎麼對待我,只要他們回頭,我一定都會在,我始終選擇原諒,我說自己這叫犯賤。對待男朋友我可以快刀斬亂馬,但對朋友,為什麼就不行了?鄭思亮!妳真的很糟糕……

  友情這一塊,請妳好好加油!去尋找一把叫做平衡的尺,讓自己,可以學會釋懷……

——釋懷是得不到時候,一種最無奈最壯烈的心情。­——

我是從小這麼被她寵大的

我是從小這麼被她寵大的

2017 第一場家教

——孩子,你可以給我一些力量——

  常聽老師們說:老師這個行業呆久了,熱情會慢慢被磨滅。當初的遠大理想漸失,剩下的只為了生活,只為了飯碗。我沒有這麼偉大教育這麼多的孩子,我只想讓身邊的幾個孩子,除了知識以外,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育人育才。

  昨天小朋友告訴我數學不會,研究了之後告訴她解題的方法,以及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回家之後上網查了更好的解釋方法,想說今天在課後用一些時間告訴她。小朋友顯得不耐煩,也不想學。經過十幾分鐘的折騰,小朋友越來越不耐煩。我,整理東西,立馬離開,離開前留下一句話:我花了這麼多時間,請妳想想看妳用這樣的態度對姐姐,對嗎?眼眶熱熱的,但是很快整理一下的情緒,速速離開他們家。小朋友今天讓我很難過,像是被踐踏一樣。但是Joyce你要知道,沒有人逼妳這麼做。

  回家的路上,問自己:有必要管這麼多嗎?自己的部分做好不就好了?真是越想越想哭。家教這條路不會變,路既然不轉,那念轉。回想最初自己選擇家教這條路,為的是什麼?只是想讓迷路的孩子找到方向。家教不是一份工作,是一份責任,是一種使命。覺得對的事情,就該堅持,這樣的想法,釋懷多了。想想剛才的自己,是不是應該更有耐心去安撫孩子的情緒呢?也許對這個孩子放了太多的心思,有的時候或許,需要適當抽取,不該讓自己被情緒帶走。Joyce,妳今天失態了!2017年的早晨用這樣的方式迎接,也太……刺激了吧!

  Joyce,請記得,任何時候,只要在理想這條路上迷了路,不要害怕,沉靜,看看最初的心,就會知道自己為什麼堅持了。想跟今天的自己說聲抱歉,沒有把自己的情緒照顧好;想跟小朋友說聲抱歉,沒有嘗試安定妳浮躁的心;想跟親愛的說聲抱歉,自己沒有做到“慢慢來”。答應自己,新的一年要更努力把大家都照顧好!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讓身邊的人和妳相處得太累……

——用心聆聽,孩子的聲音——

陳勢安《再痛也沒關係》

《再痛也沒關係》_陳勢安
台視偶像劇 花是愛 片尾曲
作詞:天才
作曲:宋世堯

看不見愛情消失的痕跡 聽不見心碎瞬間的聲音
找不到一個同情字句 來偽裝這場大雨
被淋濕的過去 得不到安息

抽一根沒有溫度的別離 寫一首自以為的悲情
等一個預設的結局 好讓我輸到最徹底
我們之間丟下了 一個斷句 無法再繼續

我的心被你懸在 到不了的天際
想念瀰漫著空氣 快不能呼吸
一個人背著幸福練習 擁抱 卻沒有力氣
你穿過 我的身體 回頭卻來 不及

我的心被雨困在 揮不去的記憶
眼淚蒸發了思緒 不讓我看清
兩個人變成一種或許 等待 也顯得多餘
這份愛 早就已經麻痺 再痛也 沒關係

抽一根沒有溫度的別離 寫一首自以為的悲情
等一個預設的結局 好讓我輸到最徹底
我們之間丟下了 一個斷句 無法再繼續

我的心被你懸在 到不了的天際
想念瀰漫著空氣 快不能呼吸
一個人背著幸福練習 擁抱 卻沒有力氣
你穿過 我的身體 回頭卻來 不及

我的心被雨困在 揮不去的記憶
眼淚蒸發了思緒 不讓我看清
兩個人變成一種或許 等待 也顯得多餘
這份愛 早就已經麻痺 再痛也 沒關係

我的心被你懸在 到不了的天際
想念瀰漫著空氣 快不能呼吸
一個人背著幸福練習 擁抱 卻沒有力氣
你穿過 我的身體 回頭卻來 不及

我的心被雨困在 揮不去的記憶
眼淚蒸發了思緒 不讓我看清
兩個人變成一種或許 等待 也顯得多餘
這份愛 早就已經麻痺 再痛也 沒關係

適時放空

  常來這裡,不是一件好事。是考試近了,壓力大了嗎?每天如此忙碌,工讀、上課、考試、課輔、家教……可是卻沒有一個地方讓我想要待著,工讀要應付辦公室戰爭、上課都聽不懂、考試都不會、課輔還不錯、家教擔心自己做不好……

  每次嫻從雲林上來,總是會聊起中學時候一些事情。每一次,她都會說一些我曾經做過的事,有些她覺得我太不近人情,有些她覺得現在回想,當時的我做得很好。她會讓我體會到一些處理事情的態度和待人的方式。她覺得有時候的我太執著,有時候的我太隨便。

  生活中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軍事。身邊出現了冠穎姐,如此不可思議,難得這個年紀這麼會處理人情世故,原本以為也是個只會空口說大話的人,相處久了,真的還不錯!人也隨和。只是是只很倔強的金牛!

  Joyce, 你在放空?

舞榭歌臺

當一個人可以擁有這麼多的舞台
當一場演出能夠被那麼多人期待
相較之下
辛苦是多麼不重要的一件事
尤其是等了這麼久
尤其是曾經失去過

舞台不能上鎖
誰都可以站上來
掌聲存在
在空氣中
下一陣瘋
可能就把他吹散了

我很明白我得到的是什麼
也明白我辛苦捍衛的是什麼
即使短暫
即使辛苦
即使只是海市蜃樓
對我來說都是難以形容的美好

變成陌生人

太多的
過去無法參與
未來無法預測

曾經親近的朋友
疏遠了
曾經熟悉的朋友
陌生了

我們不斷前進
往夢想前進

一切都很簡單
繼續完成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權利編寫

遺憾

遺憾

遺憾

 

  「如果当初你理性一点,也许今天你依然是我最好的听众。只可惜,一切不过过眼云烟。」

  旅行結束了,帶了一點點的遺憾。這一次,我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許又和兩年前一樣,也許這一次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冷笑。

  太多的遺憾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情感不想碰也不想說。希望一切在平凡中進行,卻總是事與願違。

  我希望我可以不聯絡妳,可以很灑脫,但是心和腦總是糾結。不是因為想念妳,只是想知道妳的近況。畢竟曾經我們那麼要好。也許不再是曾經那種程度的關心,但是還是放不下心,說到底,我還是是個用心的人。

  奇怪的是,我怎麼只會和阿姐不定時說說自己的心情?只因為我和她是同型的女人?

  突然覺得,如果今天的我不再醫學系,家裡人還會如此嗎?當然我還是很感恩我身處醫學系。

  突然好像寫信給大家。